《西游降魔篇》:老男人一万年

海子在《秋天的祖国》一诗题记里写道——致毛泽东,他说“一万年太久”。20多年后,毛泽东这句词开始在祖国的大银幕上重装登场,从预告片开始,“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”就反复出现,像一根红线贯穿在《西游降魔篇》的始终。

这一次是周星驰说的,这位著名喜剧明星、前儿童电视节目主持人、电影导演、编剧、监制、广东省政协委员、香港李小龙协会名誉主席,一直伴随着巨大的争议出现在大众视野中,他独树一帜的无厘头电影美学和刻薄寡恩、见利忘义的负面指责相生相伴,但周星驰本人从未对这些指责做出正面回应,作为一位电影人,他只是用一部部的作品呈现在观众面前,尽一个电影人的本分。

饭后茶余

《西游降魔篇》取得了巨大的票房成功,相继刷新多个华语票房纪录,同时也伴随着巨大的争议,不过这年头,就怕没争议,不管怎么说,观众们用掏腰包的实际行动回馈了星爷。应当说,放在周星驰的作品序列里,《西游降魔篇》的出现毫不意外,一来其故事肌理承继了《大话西游》以来的脉络,二来在3D特效方面,也是星爷从《少林足球》《功夫》《长江七号》一部部实践的必然结果。实际上星爷的喜剧片历来充满武侠气息和幻想色彩,很多都可以看成是功夫片的变种(时装或古装),绝少所谓的都市轻喜剧,这实际上就给星爷的创作注入了“大片”的骨血,上天入地、得道修仙,再加上悲喜交加、小人物逆袭和无厘头的爆笑桥段,把喜剧电影拍成大片,将《西游降魔篇》包装成货真价实的魔幻大片以飨观众,这是星爷的本事。相信看过影片的观众都会有真切的感受,电影的视觉特效做得货真价实,虽有些瑕疵,但绝对不坑爹,真金白银是都用在了刀刃上。

在星爷的故事里,女追男,隔层山,这显然是对《大话西游》男女情感设定的直接袭用,30年前,影评人们曾针对“谢晋模式”展开了大讨论,现在看来,某种“周星驰模式”也在逐渐成形:首先出现一位生活世界里无需女性的“快乐”男主人公,然后出现一位对其痴心不改的女性“搅乱”男主人公的生活世界,男子对女性一开始并不在意,甚至刻意回避,直到醒悟过来发现女性才是自己真爱,无奈为时已晚,只得通过个人价值的“升华”来化解悲剧的结尾。在刘镇伟-周星驰作品《大话西游》的片尾,孙悟空附身夕阳武士给了紫霞仙子一吻,然后跟着唐僧西去;在《西游》最后,唐僧收服三位徒弟前往西天取经,死去的驱魔人段小姐则幻化为天空中的云霞(甚至在刘镇伟导演的《情癫大圣》里,结局也是女妖化为白马随唐僧踏上取经途)。

从整体故事走向上看,《西游》完成了一次标准的“周星驰模式”叙事,在我看来,这其中蕴含着某种鲜明的“老男人”意趣。鲍勃·迪伦唱出过“一个男人要走过多少路,才能称得上是男人”的经典歌词,可见男性的成熟,道阻且长。对恨嫁女来说,身边大都是些男孩子,真找到一个合适的男人,洗洗也就嫁了。男人这东西,不经历过情感的淬炼,长不了心,所以有人说,每个男人都会经历过一个刻骨铭心的女人才能成熟,而这位女子只是催熟这位男子的情感女神,“培训”出来的成熟男人肯定是别人的老公。(本文仅针对异性恋)

饭后茶余

在佛教文化的包裹下,爱情最后被消解了,所以在《西游降魔篇》这样的“周星驰模式”里,男性会“升华”自身献身佛法,从而完成一次“小爱”向“大爱”的转换。周星驰自己也说,《西游》跟《西游记》没有直接关系,所以本片的改编匠心独运,观众们家喻户晓的故事和人物设定,被星爷和他的编剧们用驱魔降妖的方式重新讲述了一遍。而对于每个人物的背景设定,也都收到了意料之外、情理之中的效果。

献身佛法的“拒爱”男人,其实还是男孩子,而那本《儿歌三百首》则成为最好的写照,所谓用儿歌童心唤醒妖孽的良善,也凝聚着“周星驰模式”中最精华的普世价值观:对真、善、美坚定而朴素的信仰。段小姐撕碎拼接的《儿歌三百首》成为《大日如来真经》,则既映照着禅宗的“顿悟”,也象征着女性将自身(情感)献祭成为男性“升华”的牺牲。

老男人趣味总有挥之不却的男性悔意和伤感,这不是坏事,男性知道后悔了,基本就可以考虑嫁了——这意味着他们开始懂得珍惜。从至尊宝到陈玄奘,无不遵循着这一情感“催熟”模式,如果他们不是佛门弟子,肯定是钻石王老五。

所以,所有喜欢《西游降魔篇》的男人,都是懂得珍惜女性的“老男人”,他们不会等心爱女子的眼睛永远闭上以后,才敢吻下去。

——致所有的老男人,他们都会说“一万年太久”。

来源:图宾根木匠

链接:http://i.mtime.com/t193244/blog/7554982/

 



更多


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: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


填写您的邮件地址,订阅我们的精彩内容:

搜索一下

微信号:萌化危机(menghuawj)

萌化危机微信号

赞助商